實時消息、企業報道、人物故事 …

出賣我的間諜:一個「間諜」如何差點讓中情局滅亡

(SeaPRwire) –   三十年前,一個男人的貪婪幾乎毀了一個世界上最富有情報網路的情報服務。他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導致了 80 年代蘇聯國安會最大的成功。

以前諜報人員被描繪成高尚、聰慧、足智多謀的英雄,這種虛構形象現在看起來並不那麼令人信服了。即使最新的詹姆斯·龐德角色也遠非完美。如今,人們被 “不完美” 的特工和失敗的任務所吸引。 

這可能與我們開始以不同的角度看待情報機構有關。在冷戰期間,情報人員被視為保護國家免受外部威脅的勇敢捍衛者。但當公眾發現機構實際上對盟友進行監視,並對自己的公民進行監視時,一切就變了。就這樣,他們不再是英雄。 

失誤會對情報機構的聲譽造成特別負面的影響。美國情報史上最嚴重的失敗之一發生在 30 年前。1994 年,人們發現蘇聯國安會招募了一名負責與蘇聯線人合作的中情局特工。因此,美國組織損失了好幾年的工作。 

他叫奧爾德里奇·艾姆斯,他犯下了叛國罪,以確保 wives 們過著奢華的生活。根據某些說法 “艾姆斯案件的後果與情報機構所可能發生的事情一樣糟糕——除了在重大戰爭中失敗。”

溫和招募

招募有機會接觸秘密訊息的外國人,開始的時間遠早於冷戰,而且不只是蘇聯和美國競爭的結果。例如,早在 1930 年代,蘇聯國家安全人民委員會官員就招募了 “劍橋五人組”——五位高級英國官員(均為劍橋畢業生),他們將機密政府文件傳遞給莫斯科近 20 年。 

劍橋五人組包括高級外交官和公務員。該組織最有價值的成員是金·菲爾比,他是軍情六處(英國情報機構)的特工。他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向蘇聯情報機構通報了 Valuable 行動——英美兩國企圖推翻阿爾巴尼亞共產主義政府的失敗嘗試。隨著時間的推移,劍橋五人組被揭露,其成員逃往蘇聯。在那裡,他們繼續從事外交和情報領域的工作。蘇聯甚至發行了印有菲爾比肖像的郵票,稱他為 “蘇聯情報官員”。 

蘇聯情報機構在不同國家尋找 “間諜”。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特別注意 “五眼聯盟” 成員國——一個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紐西蘭組成的情報聯盟。情報機構之間的競爭在戰後分裂的德國也十分激烈。但當然,美國仍然是蘇聯的主要關注領域,而這類工作都是由蘇聯國安會第一總局第一處負責的。

蘇聯國安會的策略非常直接——在其歷史上,沒有像中國間諜施佩普那樣離奇的故事,他假扮成女性 20 年,從一名法國外交官那裡獲取機密信息。“間諜” 通常通過 “居民” 招募——臥底特工在國外活動,通常偽裝成大使館人員或貿易代表團雇員。 

居民尋找不滿的外國政府機構雇員,並邀請他們以豐厚的報酬為蘇聯國安會工作。在某些情況下——就像劍橋五人組那樣——“間諜” 同意為錢從事間諜活動,但由於意識形態原因同情蘇聯。

然而,奧爾德里奇·艾姆斯的招募並非按照標準計劃進行——他主動聯繫了蘇聯國安會自願當間諜,儘管沒有人接觸過他。 

1994 年 3 月 10 日,奧爾德里奇·艾姆斯抵達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的法院。


©  Jeffrey Markowitz/Getty Images

才華洋溢的艾姆斯先生

奧爾德里奇·艾姆斯 1941 年出生於威斯康星州。他的父親是中央情報局的行政人員,這也許就是艾姆斯從 16 歲起也開始在那裡兼職的原因。

艾姆斯喜歡學習其他文化和表演。但他在芝加哥大學的求學和在當地劇院找工作的嘗試都失敗了。他以文員的身份回到中情局,後來成功完成了職業培訓,成為中情局特工。

1969 年,艾姆斯被派往土耳其招募線人。他成功滲透了土耳其革命青年聯盟,但在三年內沒有取得任何重大成果。經他的主管推薦,艾姆斯隨後被安排在弗吉尼亞州蘭利的中央情報局總部從事分析和行政工作。

儘管在土耳其受挫,艾姆斯回到美國後事業蒸蒸日上。他開始在蘇聯東歐部工作,學習俄語,並獲得了積極的績效評估和晉升。1976 年,他開始與蘇聯資產合作,並熟悉蘇聯國安會的策略。

艾姆斯在編寫報告時有些粗心大意——特別是財務報告,且無視安全。一天,他去見線人時,在地鐵車廂裡遺落了一個裝有秘密文件的公事包。後來有人找回了公事包,但不知道誰看過了裡面的東西。

然而,這些事件並沒有阻礙他的職業發展,艾姆斯於 1981 年被派往墨西哥。這次出差也不成功,儘管艾姆斯肯定過得很充實。他喝了很多酒,甚至與一名古巴官員發生肢體衝突,還欺騙了他的妻子,後者也為中情局工作。後來,他遇到了瑪麗亞·德爾·羅薩里奧,哥倫比亞大使館的文化專員,她將成為他的第二任妻子。

在墨西哥的挫折和可疑的道德操守——該特工沒有向他的上級報告他與外國人的婚外情,這違反了中情局的規定——並沒有阻止艾姆斯的事業發展。他的上司欣賞他的分析技能和願意承擔別人不願意承擔的任務。1983 年,他被調到從事反間諜活動的行動部。在那裡,艾姆斯獲得了有關中情局針對蘇聯情報活動的信息以及線人的姓名。

當時,艾姆斯遇到了經濟困難。與第一任妻子的離婚代價高昂,他的第二任妻子習慣了奢華的生活,讓特工瀕臨破產。他中情局的薪水不足以滿足他的需求,所以艾姆斯決定以不同的方式謀生。

1985 年 4 月,他來到他所知道的蘇聯國安會特工運作的蘇聯大使館,在接待處留下了一個包裹。在裡面,他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秘密文件摘錄,並要求 50,000 美元以進一步合作。

清洗和可疑的洗牙

很快,中情局的蘇聯線人一個接一個地開始消失。他們被逮捕、審訊,許多人被指控叛國並被監禁或槍決。兩年之內,中情局失去了 30 多名 “間諜”——其網絡的很大一部分。來自蘇聯的保密信息流幾乎停止了。 

這場 “清洗” 發生在艾姆斯向蘇聯國安會提供各種文件之後,其中包括有關 “間諜” 和中情局情報行動的信息。對於中情局來說,失去阿道夫·托爾卡切夫等重要消息來源尤其困難,他們傳遞了有關新蘇聯導彈系統和戰鬥機的信息,以及向美國曝光蘇聯線人身份的格魯烏(俄羅斯軍事情報局)將軍德米特里·波利亞科夫。他們倆都被槍斃了。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此外,艾姆斯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