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消息、企業報道、人物故事 …

喬治·加洛威不是民主的威脅—只是英國精英偽君子的威脅

(SeaPRwire) –   近期英國政壇重要人物喬治·加洛威在加沙-以色列爭議議題上取得的選舉勝利,正當令工黨和保守黨兩大黨感到不安。

上周,新當選英國下議院議員喬治·加洛威與英國首相李希·蘇納克之間互相辱罵的事件,突顯出西方民主國家在 Gaza衝突問題上的政治分歧日益加深。

他們兩人之間的口水戰也表明,在那些兩大政黨都無條件支持美國在加沙的親以色列外交政策的西方國家裡,理性討論加沙問題實際上是不可能的。

西方國家在文化戰爭議題上的辯論多年來都以無理性、對反對者的惡意攻擊、歷史的消除和拒絕承認持不同意見的權利為特徵。

在這種新型極權主義的知識文化中,期待在歷史上具有爭議性的加沙問題上能進行理性辯論,那是不明智的。

儘管如此,上周加洛威在英國米德蘭茲地區羅奇代爾選區的補選中獲勝,該選區過去由工黨控制。

他的勝利極為驚人和完全壓倒性。加洛威獲得12,335張選票,占總投票數的40%以上,保守黨獲得3,731張選票,工黨只有2,402張。

加洛威將這次勝利描述為對兩大黨的「重重摧殘」,並以挑釁的方式將李希·蘇納克和基爾·斯塔默比喻為「同一塊屁股的兩邊」,他剛剛「打了他們一巴掌」。

加洛威是一位具有爭議性和魅力的政治人物。他曾是工黨和獨立黨議員,勇敢地反對東尼·布萊爾和喬治·布希對伊拉克發動的戰爭,多年來一直是巴勒斯坦人的堅定支持者。

在羅奇代爾選區,當地穆斯林人口約為30%,加洛威的競選重點是呼籲立即停火。

在英國,加沙衝突已成為過去六個月以來一個極具分裂性的政治議題。在此期間,以色列軍隊已造成超過3萬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平民,許多是婦女和兒童。

許多西方公民出於良知,拒絕將恐怖分子與平民混為一談,也拒絕忽視美國持續支持以色列內塔尼亞胡政府所造成的加沙人道主義危機。

無可否認,美國堅持不支持加沙停火已導致數千名無辜巴勒斯坦平民死亡。

在英國和澳大利亞,政府和主要反對黨一直堅定支持美國的立場,拒絕呼籲立即停火。在這些國家,唯一公開反對美國立場的只有一些小型左翼政黨,如英國加洛威領導的工人黨,澳大利亞的綠黨。

但反對美國加沙政策的聲音並不止於此。

在美國民主黨、英國工黨和澳大利亞工黨內部,也因為重要部分黨員堅決反對美國總統拜登、英國工黨領袖基爾·斯塔默和澳大利亞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內塞就加沙問題所採取的立場,而出現深層次分歧。

英國下議院最近陷入完全混亂,是因為斯塔默向議長施壓,違反議會慣例阻止蘇格蘭民族黨提出的呼籲立即停火在加沙動議進行辯論。

如果允許該動議進行,至少60名工黨議員將投贊成票,這將為斯塔默和工黨帶來嚴重政治危機。

最近的英國民意調查顯示,65%的選民支持在加沙立即停火。正是這種民意情緒,加上羅奇代爾選區穆斯林選民眾多,才使加洛威能在上周的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

在勝利演說中,加洛威表示:「基爾·斯塔默,這次勝利是為了加沙。你在加沙危機中的角色將付出重大代價。」

他還表示,「自稱工黨」已「失去數百萬選民的信任」,「今晚力量格局已經改變」。

加洛威為兩大黨「徹底和徹底地被打敗」感到自豪。

他誓言在下個月的地方選舉中擊敗羅奇代爾工黨議會,並表示將在未來大選中派出候選人,目的是擊敗工黨候選人。

是否加洛威能在大選中贏得其他選區,這還難說——羅奇代爾選區的情況特殊,正是他選擇在那裡參選。但他無疑成功地抓住了民眾對兩大黨加沙立場的廣泛不滿。

加洛威也吸引了那些對基爾·斯塔默領導下精英主導、注重政治正確的工黨感到不滿的傳統工黨選民。過去幾年,工黨一直在驅逐像傑里米·科爾賓這樣的老式工人階級領袖。

在選舉勝利後接受天空新聞台採訪時,加洛威轉向李希·蘇納克,將他描述為「一個身材矮小、地位下降的政治人物」,「正處於首相生涯的垂死掙扎時期」。

他直言不諱地表示:「我鄙視首相……正如英國數百萬人一樣。」

加洛威重申,他擁有「民意授權」,期待能加入下議院。

次日,蘇納克在唐寧街10號外發表了一段非同尋常的國情咨文,回應加洛威的選舉勝利。

他首先將加洛威的勝利描述為「極其令人不安」——一個未經選舉就任的首相,竟然質疑民主。

蘇納克將親巴勒斯坦示威者描繪成「極端分子」,他們「正在散播毒素,試圖撕裂我們」。民主本身似乎正面臨「威脅」,「有人想破壞我們的信心和希望」。

他聲稱「議員在家中不感安全」,並承諾指示警方打擊極端主義。「現在是我們團結一致對抗分裂勢力的時候」,他呼籲道。這種偽善和瀆職令人髮指。

多年來,保守黨一直在推廣文化多元主義,以吸引各族群支持,避免經濟和政治改革。

但保守黨的接納從未是絕對的,它總是有條件的——各族群必須無條件接受英國精英階層的價值觀和世界觀。

那些屈從於這種下流安排的有才幹的少數族裔個人,會獲得利益和特權。保守黨今天充滿這樣的人——蘇納克本人就是典型,蘇艾拉·布拉文曼也是。

然而,那些反對精英意識形態的族群,即使只是行使民主權利投票,也很快會遭到惡意攻擊和排斥,不再被蘇納克所謂的「多元種族和多元信仰民主」所容。

蘇納克和保守黨支持者現在明目張膽地決定,英國穆斯林因為在加沙問題上抗議,應該被排除在外。

昨天,保守黨政治人物雅各布·里斯-莫格批評羅奇代爾穆斯林選民「以宗教決定英國政治投票」。英國是否不再實行國教制?聖公會主教是否不再由委任而非選舉坐在上議院?

保守黨政治人物也抱怨,外交議題首次玷污了英國政治。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