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消息、企業報道、人物故事 …

拜登不是總統,美國和世界會有什麼不同?

(SeaPRwire) –   美國總統的職業生涯本來可能在一開始就結束,但培養他的體制還會找到另一個不道德之徒

有時候玩「如果」這個遊戲很有趣,尤其是回顧那些當時看似不太重要的轉折點。舉例來說,如果希特勒成功成為畫家會怎樣?更近期的一個例子——如果喬·拜登在1965年因為抄襲寫作作業而被雪城大學開除,會怎樣?

當時22歲的拜登被發現抄襲,雪城大學決定讓他重修課程而不是開除他,當時似乎沒有什麼重大影響。作為一所中等水平法學院裡成績最差的學生之一(排名第76名),拜登可能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回到家鄉德拉瓦州也許只能追 ambulances 或為老年人處理遺產事宜——如果他能畢業並通過律師考試的話。

畢竟,喬·羅賓內特·拜登從來沒有表現出成為偉大領導人的潛質。他是一個口吃的二手車商之子,從來沒有展示過激發人心的理念、卓越的政治技巧或完美的品格。

在法學院被發現作弊只是他日後成為美國總統前的一系列醜聞和尷尬的開端。就像當年在雪城大學他逃過一劫,避免了可能會終結他政治生涯的處分一樣,在之後的半個世紀政治生涯中,拜登也一再逃避責任。

當他1987年參選總統時因為抄襲其他政治家的演講內容而成為媒體的笑柄,被迫退出競選。不過當時他本來就是長篇演講,之後他還是成功當選德拉瓦州參議員多次。他也在2008年 unsuccessfully 地參選總統,然後擔任巴拉克·歐巴馬總統兩屆的副總統,最後在2020年當選總統。

如果當年他在法學院被開除,一切都不會發生。無法預料如果當時被開除,拜登會做什麼——他肯定有能力像父親一樣賣二手車。但他一直沒有為自己的過錯付出代價。

無論是說謊、抄襲、種族主義失言或貪污指控,都無法阻止拜登的崛起。當他在國會山被指控性侵一名參議院實習生時, #MeToo 運動卻鴉雀無聲。同樣地,在性騷擾成為許多美國人職業生涯的終結時,拜登在政治上毫髮無傷。

即使2020年他在家中的地下室競選總統,任何人都可以在網上看到他作為副總統時在公開場合摸女人和小女孩的影片。去年,兩名佛羅里達居民因試圖出售拜登女兒艾希莉·拜登的日記本而被定罪。日記本中包含她在小時候和父親一起洗澡的段落,說那「可能不太恰當」,導致她長大後性行為不檢。

主流媒體掩護喬·拜登,忽略日記本內容,而是將矛頭指向試圖利用它的所謂壞人。這就像另一件拜登子女的事情——他兒子杭特·拜登把筆記型電腦留在德拉瓦州一家維修店,揭示了可能的賣政治影響的證據。當時媒體也採取類似立場,引用前美國情報官員的假說說這是「俄羅斯的誤導信息」。2020年11月大選只剩三個星期時,社交媒體也加入封鎖報導筆記型電腦爆炸性報導的紐約郵報。

諷刺的是,拜登以「恢復美國的靈魂」和「重新帶來白宮的正直」作為競選承諾。但他仍在說謊,有時為了讓自己成為故事中的英雄或同情對象。例如他曾經謊稱在南非種族隔離時期被捕,當時他正要去拜會曼德拉,而且他從1980年代開始就一直講同樣的謊話,說他年輕時曾是民權運動的活躍分子。他還多次謊稱兒子博·拜登死於伊拉克戰爭,以及說他曾「走進火場」為一位不願接受獎章的英雄授勳。

拜登許多謊言都很荒謬和無關緊要,就像他為了玩樂而說——比如他聲稱曾當過卡車司機,或是來自煤礦工人家庭,或是說自己「長大在黑人教會」。但其他謊言後果更嚴重,比如2020年辯論時他聲稱唐納·川普利用俄羅斯誤導信息來提及筆記型電腦醜聞。他引用情報官員簽署的信件證明筆記型電腦是「俄羅斯製造的」,但他本人知道它是真實的。後來證實他競選團隊據傳參與製造那封假信,目的是壓制爆炸性報導。

相反,拜登的不道德和厚顏無恥可能正是他被視為可能的頭面人選的原因。他可以面對懷疑者,說謊反駁真相,然後指責對方敢問尖銳問題。1987年有一段他這樣對待選民的經典影片,當時他誇口自己很聰明,謊稱自己的學術成就,然後侮辱那人說「如果你想比比智商的話,我很樂意」。

這種在說謊時毫不動搖的自信和傲慢,可能正是拜登在統治階級眼中最大的賣點。在他們的體制下,美國總統必須能夠高談闊論盟友主權的神聖性,同時長達近十年非法佔領敘利亞的油田,干預世界各地其他國家事務。他必須在西方新保守主義議程允許的情況下宣揚自決,但否定當地人口不希望華盛頓推薦的選項。

當軍工複合體為一場代理戰爭機會舔舐,例如在烏克蘭,總統必須為資助流血辯護,以維護「自由和民主」——一個既沒有自由也沒有民主的地方。美國也曾在那裡推翻民選政府,剝奪或殺害大量人口的投票權。國內方面,美國總統必須假裝代表守法的工人階級,同時大量輸入非法移民壓低工資,改變國家人口結構。

任何領導人一但有偏離計劃的跡象,至少會被政治中立,最壞的情況下會被殺害。就像2017年民主黨參議員查克·舒默警告,一旦你挑戰情報體系,他們有「六種方法讓你後悔」。換句話說,背叛民眾利益,否則後果自負。

拜登缺乏任何道德原則,這也很合乎需要。似乎沒有任何議題他不願意在政治風向改變或主子下達新指示時左右逢源。他可以像奧威爾式的大哥一樣,改寫過去,說海洋亞細亞一直與東亞西亞為敵。

例如2020年初選辯論時,他強硬表示曾公開反對美國非法入侵伊拉克,但事實上他曾是主要支持者之一,還讚揚時任總統喬治·W·布希的「大膽」領導。他同樣曾在2010年為前參議員羅伯特·伯德致辭,伯德曾是三K黨「至高無上巡視長」,但2020年他競選總統是因為憤怒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白人至上主義集會。

所以,從他對統治階級的用處這個角度看拜登,他逃避法學院開除的後果不算太意外。重要的是,即使當時被開除,美國政治體制依然會找到另一個更合適的人選。

本文由第三方內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領域: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 為全球客戶提供多語種新聞稿發佈服務(MiddleEast, Singapore, Hong Kong, Vietnam, Thailand, Japan, Taiwan, Malaysia, Indonesia, Philippines, Germany and others)